看到迭戈·科斯塔的表现巴西球迷的肠子都悔青了吧世界杯上的移民球员远不止他一人

依靠迭戈·科斯塔的进球,斗牛士西班牙队在20日以1比0击败伊朗,向冲击冠军迈出坚实一步。2场比赛,西班牙队进了4个球,迭戈·科斯塔一个人就包揽其中3个,状态热得发烫。看到迭戈·科斯塔如此高光表现,大多数巴西球迷的肠子都悔青了:迭戈·科斯塔愿为祖国效力,但一直不入巴西队主帅斯科拉里的法眼,只恨报国无门。在申请到西班牙国籍后,迭戈·科斯塔选择了为西班牙国家队而战。

迭戈·科斯塔的故事,只是越来越多移民球员改变世界杯原有秩序和格局的一个缩影。对一个国家的足球发展来说,招纳更多较高水平的归化球员为我所用,是提高国家队水平立竿见影的做法;对一些因所在国人才济济无法入选国家队的球员来说,利用双重国籍改换门庭,也是实现自己世界杯梦想的一条捷径。

全场控制比赛主动,却因乌龙球惜败伊朗;压着葡萄牙队狂轰滥炸,只因运气欠佳折戟——俄罗斯世界杯,虽然摩洛哥是第一支被淘汰的球队,但他们只是运气欠佳,没有人怀疑这头北非铁血雄狮的战斗力。事实上,“亚特拉斯雄狮”能在时隔20年杀回世界杯决赛圈,靠的就是摩洛哥裔球员的归化招募,迅速提升国家队战斗力。

今年参加俄罗斯世界杯的32支球队中,摩洛哥是拥有非本土出生的球员最多的国家。摩洛哥队阵中,有8名球员出生于法国,5个出生于荷兰,2个出生于西班牙,另外还有1个出生于比利时,1个出生于加拿大,一共有多达17个摩洛哥国脚出生于摩洛哥之外,一举超过2014年世界杯拥有16个非本土出生球员的阿尔及利亚队。摩洛哥队通过大肆招募摩洛哥裔球员,迅速提升了战斗力,其中出生在法国库尔库罗纳的贝纳蒂亚,是这只摩洛哥防线绝对的领军人物,效力阿贾克斯的球星齐耶赫是球队进攻核心。

从历史来看,移民球员提高足球水平,并非新鲜现象,法国足球或许是这方面的鼻祖。在1998年之前,法国队在世界杯没太多拿得出手的成绩,为数不多的好成绩也都与移民球员有关。1958年,法国队在世界杯上昙花一现拿到季军,靠的是波兰裔科帕那批移民球员;1986年再次拿到季军,靠的还是移民球员普拉蒂尼;1998年世界杯冠军和2000年的欧洲杯冠军,靠的更是齐达内为首的一众移民球员。可以说,法国足球的每一次崛起,都与移民球员密不可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几内亚后裔博格巴需要接过前辈们的衣钵,率领法国队前进。当然,这一足球话题的背后,其实是一个更宏大的社会文化话题。

有调查发现,在参加今年世界杯的736名队员中,超过10%都不是在自己所代表的国家出生的。有些球员在青少年时期主动选择走“技术移民”道路,希望在异国他乡获得更好的职业发展;还有些人只是因为父辈的迁徙或国家存在殖民历史,因此才拥有移民或外国裔的身份。不管如何,越来越多的移民球员、归化球员,也是足球顺应世界全球化潮流的一种体现。

当然,硬币总是有两面,移民球员在提升足球实力的同时,也会带来民族文化方面的碰撞。 作为阿尔及利亚后裔的齐达内,在比赛前高奏国歌时,他从来不唱马赛曲,只是因为齐达内是法国夺得1998年世界杯的足球英雄,影响力超越了足球,所以从来没人出面责怪。同样作为阿尔及利亚后裔,皇马球星本泽马在法国国家队一样不唱法国国歌,就被很多球迷怒斥。对此,本泽马发过牢骚,“在球迷那里,我进球的时候就是法国人,不进球的时候就成了阿尔及利亚人。”由于一根筋怒斥主帅德尚选人存在种族歧视,本泽马犯下政治错误,由此无缘本届世界杯。历史上,法国队内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之间球员存在理念冲突,并不罕见。

移民球员硬币的B面,是可能和政治牵扯,剪不断理还乱。近日,厄齐尔、京多安这两名土耳其后裔的德国国脚,在伦敦得到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接见,,作为德国国脚,京多安在送给总统的球衣上,还写上“诚挚致敬我的总统”。这下子德国球迷直接炸锅了,更有德国政客喊话京多安:“你的总统是施泰因迈尔,德国的总理叫默克尔!”为了灭火,德国足协先和球员约会,足协主席则出面回应,“这两名球员被利用了,成为总统竞选活动的噱头。”

世界杯存在的最大价值,并不是竞技,而是人们怀着激动心情去表达国家身份认同,提高国家和民族的凝聚力。这时候,如果国家队的归化球员不会讲所代表国家的语言,不愿意唱国歌,国家队背后的民族凝聚力、国家认同感,就成了无处安放的尴尬,更会引起大多数球迷的不满。

本届世界杯,东道主俄罗斯队表现不俗,按理说,俄罗斯人或对于归化球员理念比较保守。不过,俄罗斯国家队阵中有一名特殊的球员:马里奥·费尔南德斯。从名字就看得出,这是一名归化球员,这名右后卫出生在巴西,是俄罗斯后裔,到俄超踢球后成为莫斯科中央陆军队的主力。在他拿到俄罗斯国籍后,俄罗斯队迅速将其招致麾下。

在亚洲,归化球员政策用得最好的国家,是日本。上世纪七十年代起,日本开始吸收巴西球员。第一位归化球员内尔松进入日本球坛,一度引发抗议,有些球员甚至拒绝和他同场竞技。内尔松用精湛的球技征服了俱乐部和球迷,归化之后,他还入选日本国家队参加了45场国际A级比赛,踢进7粒入球。之后,外貌长相纯粹是巴西人的拉莫斯,给日本带来足球狂热,还让这个国家虔诚地皈依“桑巴足球”。当时的日本媒体赞美他:“拉莫斯的到来,让日本足球少走10年弯路。”

日本足球从1990年代崛起,至今夺得四次亚洲杯冠军,背后的体制性原因有很多,但是有一点至关重要,那就是外来力量注入。巴西归化球员退役之后,大多会出任国内本土球队的主帅,参与J联赛建设。像拉莫斯,他还在日本开办足球学校,撰写与青少年足球相关的书籍。巴西足球从技术到理念,全面植入日本。如今,日本足球在亚洲已跻身一流强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